裁判要旨:建设单位仅以“非典”在全国流行而主张不可抗力要求免除延误工期责任的,法院不予支持

发表时间:2020-01-29 10:55

建设单位仅以“非典”在全国流行而主张不可抗力要求免除延误工期责任的,法院不予支持

————高芹诉淮安市楚州区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例要旨

  由于“非典”导致建设工地被隔离,施工工人不能进场施工的,可免除建设单位因此而造成延误工期的责任,建设单位仅以“非典”在全国流行而主张系不可抗力的,法院不予支持。

属性标签 不利因素 法信码路径

案例正文

  高芹诉淮安市楚州区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情】

  原告:高芹。

  被告:淮安市楚州区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

  2002年11月14日,原、被告签订商品房预售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合同约定,被告将其开发的漕运广场3号非住宅房一套以人民币266544元的价格预售给原告。在被告向原告交付房屋并要求原告付清购房款时,原告向被告提出该房屋周围的部分附属工程尚未完工,要求被告定期完工。2002年11月30日,被告向原告书承诺在2003年8月31日前完成漕运广场、淮安大酒店及上述工程内道路工程的施工,如逾期不能竣工(除不可抗力外),每日按原告购房价款的万分之三承担违约金。因被告未能按期完成上述工程,原告遂告法院提起诉讼。

  另查明,(1)2001年,淮安市楚州区人民政府将漕运小区及广场开发改造工程交由被告开发建设,2003年1月,在改造该范围内淮安大酒店地段时,淮安市楚州区人民政府根据国家有关政策规定,对淮安大酒店工程进行公开招投标,最终确定由淮安美佳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该项工程建设,被告失去了对该工程开发建设的权利:2、2003年6月至8月,淮安市楚州区降水总量达1021.70毫米,是历史同期平均值的2.14倍,为历史罕见,加之淮河入海水道行洪经过该区,造成全区内涝,形成灾害性天气:3、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发掘出漕运总督公署遗址,在原告所购房屋前道路路面偏东方向发掘出古井一口,经上报文物管理部门,2003年1月19日,江苏省文化厅以苏文物[2003]20号文件,发文给淮安市文物管理办公室,对淮安市文物管理办公室[2002]18号《关于请求批准淮安市楚州区漕运遗址公园设计方案》做出批复,责成淮安市文物管理办公室根据精神,督促有关部门尽快制定遗址保护规划,上报审批。此后,有关文物保护专家对漕运遗址公司的保护方案进行了论证,2004年6月9日,淮安市文化局以淮文物[2004]9号文件将“省文化厅《关于总督漕运公署遗址保护利用问题的批复》的通知”,转发给淮安市楚州区文化局。4、2003年3月至5月期间,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全国范围内发生了“非典”疫情。

  原告诉称,2002年11月14日,原、被告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一份。同年11月30日,被告向我书面承诺于2003年8月31日前完成我所购房屋附近漕运广场、淮安大酒店改造及道路建设等工程,逾期不能竣工,每日按我购房价款的万分之三承担违约金。由于被告未按照约定期限完成其承诺的工程,故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承担逾期240天完工的违约金19190.4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原告所诉内容属实。但我公司未能按照承诺期限完成相关工程的主要原因是:(1)被告向原告承谨按期完工的淮安大酒店改造工程,原定由本公司承建,后因淮安市楚州区人民政府将该工程交由其他单位施工,被告失去了履行承诺的条件;(2)2003年夏季,本区遭遇物大洪涝灾害,致使工程延误;(3)2003年2月,传染疾病非典型肺炎(以下简称“非典”)流行,使工程延期;(4)被告在对漕运广场施工过程中,发掘出“漕运总督遗址”,在承诺按期完工的道路施工地段发掘出古井一口,这些均属文物,故依法上报有关文物管理部门,等待文物管理部门审批文物保护方案,致工程延期。上述导致工程不能按期完成的原因均属不可抗力,应当免除被告逾期完工的违法责任。另外,原、被告确定的违约金数额太高,请求法院予以适当降低。

  【审判】

  淮安市楚州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是双方在协商一致基础上订立的,且合同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在该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就原告提出所购商品房周围道路、广场、淮安大酒店等其它配套设施建设尚未竣工问题向原告作出书面承诺。该承诺书中对上述工程工期以及逾期不能竣工的违约金支付方式等内容的规定具体明确,是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对被告具有约束力。

  对被告提出的双方约定的违约金太高,应予降低以及政府改变施工主体、洪涝灾害,“非典”流行、发掘出文化等因素均属导致工期延误的不可抗力,应免除其逾期完工违约责任的辩称主张。本院依法认定如下:

  本案原、被告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标准不应予以降低。《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示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本案中,被告承诺的逾期完工违约金为每日按原告购房款总额的万分之三计算。该约定并未超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吕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的标准,故不应予以降低。

  政府改变施工主体及“非典”流行不属导致被告延误工期的不可抗力,被告不能以此主张免除违约责任。(1)2003年1月,淮安市楚州区人民政府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原定由被告承建的部分工程配套设施建设交由其他单位施工,并非为被告向原告做出书面承诺时不能预见之情形,且工程即使交由其他单位施工也不能得出工期必然延误的结论。《
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一方由于上级机关原因,不能履行合同义务的,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向另一方赔偿损失或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再由上级机关对它因此受到的损失负责处理。”被告辩称工程主体变更系不可抗力,应免除其责任的辩称理由,于法不合,本院不予采信。(2)“非典”是否属于导致工程延期的不可抗力,不能一概而论。尽管“非典”这种流行疾病本身像地震等灾害一样足不可预知的,但从传染病学角度来说,“非典”是可以通过控制来避免的,但如果由于“非典”导致建设工地被隔离,施工工人不能进场施工,则可以免除建设单位因此而造成延误工期的责任。本案中,被告并未举证证明因“非典”流行导致上述情形发生,故对被告主张“非典”系导致其延误工期的不可抗力,应免除其民事责任的主张,本院亦不予采信。

  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发掘出漕运总督公署遗址以及遭受洪涝灾害,应属不可抗力,因此造成延误工期应免除被告的民事责任。(1)被告在对广场施工过程中发现漕运总督公署遗址,遂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有关规定上报文物管理部门,等待文物管理部门对文物保护方案的审批。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发现文物不是其在向原告作出书面承诺时能预见和避免的,等待文物管理部门审批后方能继续施工,也不是其自身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应属不可抗力。在被告上报发现文物后,江苏省文化厅于2003年1月29日以[2003]20号文件要求相关单位制定漕运遗址保护规划上报审批。此后,经有关专家论证漕运遗址公园保护方案,直至2004年6月9日,淮安市文化局以淮文物[2004]9号文件将江苏省文化厅苏文物[2004]95号文件转达淮安市楚州区文化局。要求组织相关单位编制详细的《漕运总督公署遗址保护利用实施方案》上报审批。此期间有部分工程不能按期完工,应属不可抗力对工期的影响。被告所举证据能够证明因发现文物导致延误工期的时间为2003年1月29日至2004年6月9日。故在此期间延误工期应免除被告民事责任。(2)每年夏季,雨量相对集中,这是自然规律,虽然是可以预见的情形。但根据气象资料。2003年6月至8月,本区降水量为历年平均降水量平均值的2.14倍,也是本区自1959年有气象资料记载以来的最高值,形成灾害性天气。上述形成灾害性天气的超常规降雨量并非是被告在2002年11月30日向原告做出书面承诺时所能预见的情形,也不是被告所能避免和克服的客观情况,应属不可抗力。可根据该不可抗力导致被告延误工期的期间,部分免除其民事责任,因上述期间与发掘出漕运总督公署遗址的期间相重叠,故本院对由于洪涝灾害对工期的影响因素不予考虑。

  综上所述,原告主张被告承担延误工期240天的违约责任,被告有证据能够证明因不可抗力导致延误工期的期间超过240天,应免除被告的民事责任,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淮安市楚州区人民法院遂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于2004年11月24日作出(2004)楚民一初字第618号判决:驳回原告高芹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告不服一审判决,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主要理由为;原审认定事实部分错误,证据不足;原审判决程序违法,偏袒被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作出公正判决。被上诉人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审判决程序合法,无偏袒答辩人之处,请二审法院依法维持,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本案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法院一致。同时查明,上诉人在一审二次庭审中,没有向法院提供相关的录像视听资料.被上诉人在二次庭审中,均主张发现文物属不可抗力,应免除其违约责任。上述事实有一审的法庭审理记录为证。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被上诉人于2002年11月30日向上诉人所作的书面承诺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具有法律约束力,被上诉人应当在承诺规定的时间内履行承诺的相关事项,否则就要承担违约责任。本案被上诉入在进行工程施工时,发掘出在淮安市(含楚州区)人文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漕运总督公署遗址”及“官衙古井”文物,而国家法律对在工程施工中发现文物后如何处理有明确的规定。而被上诉人在发现文物后正是按照有关法律规定立即停止施工并上报文物管理部门等待处理,这可以从政府文物管理部门淮安市楚州区文化局最早在2004年1月10日向被上诉人发出“漕运广场工程停建通知书”得到证明。在随后的时间里直至到2003年6月9日,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政府的文物管理部门仍然一直在全盘统筹考虑“漕运总督公署遗址”及“官衙古井”文物的保护、修复、开发和利用工作。而围绕该文物的整体施工方案、附属配套工程、整体工程与周围的景致、环境配合等都有较高的要求,具体施工方案必须等待上级有关文物管理部门的审批确认后,才能进行正式施工。因此,在这段时间里,被上诉人不可能、也不允许其擅自施工建设。而出现这种客观情况是被上诉人在向上诉人作出书面承诺时所不能预见的,出现后又是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符合不可抗力的法律特征。因此原审认定被上诉人在施工中发现“漕运总督公署遗址”及“官衙古井”文物后等待上级有关部门审批致工期延误属不可抗力所致,应当免除其承担违约责任是正确的。上诉人主张该事实不属不可抗力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主张的原审判决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因为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3月18日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2005)淮民一终字第40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评论

  本案事实比较清楚,法律关系也不复杂,关键是对合同履行过程中先后遭遇到的“非典”、施上主体的变更、洪涝灾害、文物保护等造成工期延误的诸多因素,到底是否属于不可抗力,审理中争议较大。
  一、关于不可抗力的认定
  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七条和《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时,部分或者全部免除其不能履行合同的责任。何谓不可抗力?《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三条和《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将其明确规定为“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不能预见,是指客观情况的发生对于一般智力正常的人是不可预见的,既然一般智力正常的人都不能够预见,合同当事人也当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是指当事人即使采取了积极合理的措施,但仍不能避免客观情况的发生;不能克服,是指客观情况造成的损失为当事人通过努力所尤法克服的。以上只是构成不可抗力事件的三个法定要件,具体到合同关系上,因不可抗力免除合同违约责任还必须同时具备一个履行期间要件,即客观情况必须发生在合同签订之后的终止之前的有效期间内。
  1、“非典”在本案中不构成不可抗力。“非典”即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世界卫生组织将其称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英文缩写SARS)。一审法院在案件审理中,形成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非典”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的情况,也是不能克服的,应构成不可抗力:另一种意见认为,尽管“非典”这种流行性疾病本身像地震等灾害一样不可预知,但从传染等角度来说,是可以通过控制来避免的。一审法院最终采纳了后一种意见,理由如下:就迄今的医学而言,“非典”疫情的出现在当时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这是就“非典”的本质特性而言的,它是不可抗力,但仅凭这样的一个定义,它还只是抽象的不可抗力。而笼统地讲“非典”是不可抗力没有任何意义,“非典”作为抽象的不可抗力不可能成为任何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必然阻却事由。我们必须注意上述一系列法律规定中的那个必不可少的“因”字,也就是说只有当不可抗力是合同不能履行的原因时,才能免除或部分免除不能履行合同一方的责任,这里的不可抗力指的是具体的不可抗力,它只有针对具体的民商事活动才有分析和讨沦的意义,本案中,争议发生地既非疫区,该工地也无大量的流动人员,更无因隔离导致施工工人不能进场施工或者原材料不能进场导致停工的情形产生,且被告也未作充分的举证,仅因“非典”在全国流行而主张系不可抗力,显然是一种托辞,不应予以采信。
  2、施工主体的变更不构成不可抗力。本案中被告辩称理由之一即是政府改变了施工的主体。诚然,该工程开工时,政府部门承诺该工程交由被告施工,但后来区政府根据有关政策规定,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原定由被告承建的影响原告所购房屋周围环境部分工程设施建设,交由其他单位施工,并非被告向原告做出书面承诺所不能预见之情形,且工程即使交由其他单位施工也不能得出工期必然延误的结论。就本案来说,被告辩称理由显然是不能成立,故施工主体的变更也不构成不可抗力。在合同不履行或者部分不能履行的情况下,不可抗力固然可以成为当事人的免责理由,但也要防止因自己过错而可能违约甚至已经违约的当事人拿来恶意利用,逃避自己的法律责任。因此,要警惕的是不可抗力下的无为心态。
  3、洪涝灾害应认定为不可抗力。一种意见认为,虽然洪涝灾害肯定会对工程进度带来不可避免的影响,但这3个月并非天天降雨,且即使降雨,也不一定就导致工程停工,被告未能进一步举证证明洪涝灾害对工程进度的影响具体有多大,故不应认定为不可抗力;另一种意见认为,虽然夏季可能发生洪涝灾害是可以预见的情形,但2003年6月-8月,楚州区降水量为历年平均降水量平均值的2.14倍,是自1959年有气象资料记载以来的最高值,形成灾害性的天气,并导致全区大面积受灾,则不是被告在当初作出书面承诺时所能预见的情形,也不是被告所能避免和克服的客观情况,应属不可抗力。一、二审法院根据洪涝对建设工程的影响,采纳第二种意见,是正确的。但因该期间与下述发掘文物的期间相重叠,故对此因素不予考虑也是正确的。
  4、因保护文物导致延误工期应认定为不可抗力。对此,本案在审理中也形成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尽管对被告延误工期系因履行保护文物的法定义务所致的事实应予认定,但在施工过程中可能发现文物导致工期延误并非被告所不能预见的情形,不属于不可抗力。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被告在施工过程中发现文物不是其在向原告作出书面承诺时所能预和避免的,等待文物管理部门审批后方能继续施工,也不是其自身能够克服的客观情况,应属不可抗力。一审法院最终采纳了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石窟寺属于国家所有。国家指定保护的纪念建筑物、古建筑、石刻、壁画、近代现代代表性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除国家另有规定的以外,属于国家所有。”第七条规定:“?D切机关、组织和个人都有依法保护文物的义务。”第三十二条规定:“在进行建设工程或者在农业生产中,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发现文物,应当保护现场,立即报告当地文物行政部门,文物行政部门接到报告后,如无特殊情况,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赶赴现场,并在七日内提出处理意见。”第六十六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资质证书:……(二)在文物保护单位的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建设工程,其工程设计方案未经文物行政部门同意、报城乡建设规划部门批准,对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风貌造成破坏的”。本案中,被告在对广场施工过程中发现漕运总督公署遗址,遂依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上报文物管理部门,从被告提供的书证来看,有部分工程不能按期完工,应属不可抗力对工期的影响,被告所举证据能够证明因发现文物导致延误工期的时间为2003年1月29日至2004午6月9日,故在此期间延误工期应免除被告民书责任。
  二、关于认定因保护文物导致延迟工期为不可抗力的现实意义
  毋庸讳言,在社会转型、经济转轨的时代,见利忘义的事情屡见不鲜,尤其是在大规模拆迁建设中,重建设轻文物保护现象大量存在,毁损文物的事件屡屡发生。尽管建设部、阅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通用条款第43条(文物和地下障碍物,中有明确规定,但仍有一些开发和施工单位见利忘义,为赶工期,抢进度,置文物保护法规于不顾,隐瞒不报,填埋甚至毁损文物。本案中,被告在发现文物后,主动向有关部门上报,待主管部门审批上报方案后进行施工,确属难能可贵。总督漕运公署遗址介于楚州区镇淮楼(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淮安府署(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之间,是一处重要的文化遗产,对于研究我国古代漕运历史有重要的价值。该文物发现后被江苏省人民政府列为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可以说,被告对于总督漕运公署遗址的发掘和保护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因此法院应从“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等基本的契约理念,从抽象的不可抗力到具体的不可抗力,考量被告能否免责,免多少责,这才是相关法律规定背后的真义,才能体现公平与正义,体现审判的价值取向。
  三、从准确理解“自认”的本质看被告提出的降低约定违约金的辩称
  自认是民事诉讼的一项重要制度,指当事人一方对他方所主张的不利于已的事实,承认其为真实的意思表示。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没有对自认作出具体规定,为了弥补民诉法关于自认规定的缺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条对自认作了较为详细的规定,在审判实践中要准确理解自认的本质,以确定自认是否成立。本案中,被告辩称理由之一是双方确定的违约数额太高,请求法院予以降低,原告在上诉理由中籍此认为系被告自认“违约”的证据,显然是有悖自认的本质的。对被告提出降低违约金的请求,在一审审理过程中,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结合本案中造成被告延误工期的客观原因是为了履行保护文物法定义务以及原告并未举证证明因被告延误工期给其造成的实际损失,同时,依法保护文物是原、被告双方共同的法定义务,被告对原告造成延误工期的法定事由应当予以一定的理解等因素,因而可以酌情按照原告购房款总额每日万分之一的标准,确定由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的具体数额。另一种意见认为,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是否需要适当减少,应按照最高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的标准执行,如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未超出该规定的标准,则不宜减少。在本案中,应综合考虑具体案情,在认定被告迟延交付系因不可抗力造成的情况下,应首先考虑是否免责,如果免责成立,则不再承担任何责任,包括违约责任在内。一审法院采纳了第二种意见,二审法院对此也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一、二审法院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方面,从维护“公平与正义”的理念出发,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审理,有十分重要的借鉴作用,这也是本案所彰显的价值所在。